Site Overlay

一切的缘起

晨露一抔麦,夜月照老鸦。

很多人问过我,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怎么还会辞掉一份可以干一辈子的稳定工作,创业酿酒。

不妨说说。

酿酒在2010年之前对我来说是不能想象的,对于一个自成年起就滴酒不沾的人,一个被告知肠胃功能很弱的人,去喝酒,在我及我的家人看来一直是一种罪恶。在如是背景故事之下,得一种特殊缘分的促使,我爱上了变换莫测的酒精世界(好像喜欢才会放肆,而爱是一种克制),或讲也并不是特殊的缘分,人类寻找酒精好像从新石器时代后期就已经怀揣着几乎相同的目的——麻醉自己,而在这种诉求之下,于我,特殊性体现在借此发现了一个广阔无垠的感官世界,她及她的承载力让我感知到,这些看不见的魅力足以让我探寻一生。

此处要感谢父母给我一双(一边一个孔,缺一不可)好鼻子,朋友笑谈曰该去给鼻子上一个保险,而我足知,通常情况嗅觉的灵敏度会在六十岁之后只剩三十岁时候的30%不到,或许上帝在考虑嗅觉这道工序里,想到年老时人类更需要排除一切干扰的修养心性,才会刻意设计之,所以从第四维度上看来,上帝留给一个想要探寻酒精世界的好奇宝宝的时间不大充裕,抑或是我入道太晚,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品酒的法定年龄很有必要提前到12岁,虽然很可能因此扰乱了社会秩序,但说不定可以增添很多快乐(玩笑了)。

探索瑰丽的感官世界是把人生轨迹九十度翻转的原因之一,也是动力之一,其二就要冠冕堂皇很多了。

好的东西,必须要分享才会升华。当我以本能做探测仪感知到巨大的益处之时,陶醉之后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这些东西分享给我爱的人们。从血统上说,从小到大一以贯之的家教就是尊(偏)儒的,因一些特色的历史原因,尊儒二字有其独特的刺眼之处,不论过往如何,儒即满足人的需求这个概念,很早就根植于我内心,因为我所见的,那些家族内的故事里,这个概念贯彻在长辈们的行动之中。所以我认准一个好事之后,依照长辈的教导,我必须把这份好物传播出去,让更多人因此得到快乐,这也是家父给我取字的由头,他希望我不但要自强学文,更要做传播健康快乐的儒生。所以我传播酒带来的健康快乐,用我所知道关于酒的一切。

所以有儒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9 . All Rights Reserved. | Intuitive by Catch Themes
Scroll UpScroll Up